【赤裸英雄 第一----第十四券】【作者:不详】【完】

  契子

  这是周五的晚上,kf集团的办公区内早已是空无一人,连一点灯火都没有。整个一层楼面上,只剩下两个保安在前台。显然,两个人是刚接了班,神还很,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笑着。

  “叮”的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那是电梯到达的声响。随即,电梯门向两边分开,但紧接着的,却是一声重重的撞击声,象是什么重物掉在地上的样子。

  一个保安道:“怎么回事?我去看看。”

  说着,他就走向了电梯之中。

  人刚进电梯,就传来了话:“奇怪了,怎么会是这样?你快来看看。”

  另一个保安闻言,也迅速地走了过去,才进入电梯,就顿时呆滞在了当场。电梯里面只放了一个铁箱子,却没有人。且不说有人放了铁箱子却又离开了是无法解释的,单是刚才那声声响因何而致,就足以令人困惑。

  但形势却发生了出乎意料的变化,就在这两个保安处于惑之中的时候,一道人影从天而降,双掌成刀,准确地切在了两个保安的后颈上。原来这人竟靠自己的手脚撑住两侧,躲在电梯的天花板上。

  两个保安连闷哼声都不及发出,就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那道人影稳稳地落在了电梯的地板上,随后将两个昏的保安拖到了前台的椅子上,那个铁箱子也被搬到了电梯外。等把现场都安排妥当,人影一晃,已进入了办公区。 此人看起来形窈窕娇弱,象是一个子,却似乎对办公室内的一切都非常悉。本就没有开灯,她就沿着杂的走道到达了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口。一铁丝入了钥匙孔中,轻轻转动着,门就被打开了。

  她转跨入房中,走到了办公桌的边上,继续去撬各个屉的锁。人的动作非常捷,但行事却很有条理。十分钟过后,能动的都已动过,每个屉里的文件在翻阅过后也全部放回了原处,看起来宛若原状。出来的时候,房门重新被锁上。

  走到了办公区外,她带上了那个铁箱子,重新进入了电梯之中,只留下两个倒在椅子上失去知觉的保安。也许等到他们醒过来,还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经过了一番波澜不惊的洗劫,办公区一如先前之状,不想在黑暗中,竟又呈现出了两个人影。

  一人话音低沉,道:“这小妞果然有本事。你说我们这次的安排能不能得手?”

  另一人也以同样低沉的话音回应道:“放心吧。她虽然厉害,黑斧帮仗着人多,也不是好惹的。王安莉和程真那两个们比她只强不弱,如果连她都对付不了,那我们还不如趁早认输算了。这次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第一章

  “小妞,快走!”

  两个壮的大汉推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年轻子。这个年轻郎长着一张瓜子脸,双目如丹凤一般明丽。她的材本就颇为娇小,尤其是和押着她的两个男子相比,显得瘦弱了许多。由于双臂被反剪在背后,前的双就显得尤为尖。

  看起来对于象她这样的子,押着她的两个彪形大汉和她上的绳索都有些多余。但两个男人和子自己的心里却都不这么想。这个年轻的郎,是l省公安厅的刑警,有金牌卧底之频闹f肌?p>

  郑婕今年二十三岁,却已经有三年卧底的经验。三年前,由于任务需要,在警校中成绩优异的她提前毕业,就投入了真刀真枪的工作之中。三年来,她总共进行了长长短短的十次卧底,倒在她手里的,既有叱诧黑道的大帮会,也有居庙堂的官。

  外人对她的状况固然是知之甚少,但l省的警方却将她誉为了金牌卧底。而这次的任务,则是打探来自t国、在s市投资的kf集团的内幕。

  kf集团财大气,却被s市警方怀疑为一个重大的跨国贩毒团伙的外包装,可缺乏证据,而kf集团的层和s市的部分领导往甚密,也使得调查工作难以正常地展开。在这个背景之下,由s市刑侦支队强烈要求,金牌卧底才被请出了马。

  两周前,郑婕成功地通过了总经理秘书之职的应聘,进入了kf集团。经过了几天的适应,她渐渐寻找到了一些接触到集团机密的机会。可是近三天来,不知什么原因,一些原本应该经过她手的文件却又转向了另一个直通总经理的渠道,令她不得不心生疑虑。

  如果说以上这些只是小的挫折,那么现在则可算得上是一个噩梦了。l省的金牌卧底,一个锐的警官,现在却被捆绑着,沦为了歹徒的俘虏,甚至连擒住她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当然,以郑婕的手,本不是这两个歹徒所能应付的。就在十多分钟以前,她刚回到来s市租的住房,还没来得及开灯,就遭到了八个歹徒的伏击。经过了一场在黑暗中进行的烈搏斗,寡不敌众的警官被歹徒们生擒活捉。歹徒们把她入了面包车中,运送到了此处。

  直到现在,郑婕连这些人是谁都不知道。因为她的记极好,见过一眼的人和事都不会忘记,她可以肯定,这八个歹徒中,没有一个是kf集团的人。同时,她也相信,以她那丰富的卧底经验,也绝不至于出破绽,被kf集团识破。

  但即使对方不知她的真实份,象她这样一个年轻子落在一伙男人手中,会有什么样的遭遇也可想而知。对此,即使是郑婕这样心理素质极为过硬的锐的警官,也到一阵不寒而栗。

  沉重的声音从房内传来:“把她带进来。”

  得到命令之后,两个歹徒把郑婕推入了房中。

  警官环视了一下这个房间。房内灯火通明,正中着一个五十岁上下的胖男子。在他的边,稀稀落落地站着几个人。她略一思索,就断定这几个人她以前也从未见过。

  房间内放这一张长方形的桌子,上面却空无一物。墙边挂着绳索、镣铐、皮鞭等各种各样的刑具,以郑婕的经验,一看就知道这是刑房,而那张桌子,则很可能是简易的拷问台。

  她的目光转着,突然,挂在左侧墙边的一把漆黑乌亮的斧头映入了她的眼帘。“黑斧帮”这三个字在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s市虽然是个大城市,却是黑社会横行之地。各种各样的大小帮会林立,消亡新生,往复替,都是常事,郑婕就曾在一个帮会中卧底,并最终将其剿灭。但这么多帮会中,要数黑斧帮最为神秘。

  不仅警方对黑斧帮知之甚少,连其他黑道上的帮会也对之不甚了解。也许,也正因为如此,起落之中,唯有黑斧帮屹立不倒。警方对黑斧帮当然是窥视已久,却一直抓不到它的踪迹,自然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没想到郑婕却在这里碰上了。

  但让郑婕困惑的,是据警方已有的资料,黑斧帮的行动以贩毒为主,这次绑架一个象她这样的年轻子,其目的何在,实在是令她到难以解释。

  思索之中,郑婕已被押着她的两个歹徒推入了房中,她的脸庞上佯装着出了几分恐惧,道:“你们…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把我抓到这里来?”

  那个在房屋正中的男子冷笑道:“你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郑警官,别开玩笑了。你是警方的英人物,堂堂的金牌卧底,不会连我们黑斧帮也不知道吧。我祈三混了那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会开玩笑的人。”

  郑婕心中一震,原本假装出的惊恐表情顿时僵硬了起来。如果对方知道了她的真实份,即使依然没有明确的理由,把她抓来也就不足为奇。看着房中的刑具,想到以前听说过的警落难的遭遇,她不禁为自己的处境深深地忧虑着。

  警官脸上表情微妙的变化并没有逃过祈三锐利的目光,这个胖的男人发出了一阵意的长笑。他直视着对方,目光来回扫动着。

  郑婕上穿着一件深红横条纹的短袖t恤,下摆刚好过,下则是深蓝的牛仔,在她那娇小材上显得十分合。她的秀发在脑后随意地扎了一个辫子,脸庞清秀俏丽,健康的肌肤被灯光映衬得呈现出淡淡的烛黄。她赤脚套着白的凉鞋,脚背被凉鞋的鞋帮和牛仔的管遮住,只出了十个整齐的脚趾。

  祈三站了起来,走到了警官的面前,问道:“郑警官,你这次在kf集团卧底,是不是因为警方听到了什么风声啊?”

  郑婕道:“这和你们黑斧帮有什么关系?”

  祈三脸一沉,伸手抓住了她的左臂,拽着她的子,将她的上俯按在了那张桌子上。郑婕虽然空有一武艺,但上被绳索牢牢地五花大绑,双脚的脚踝也被绳索栓住,仅留出一尺的距离供她走动,此时自然不能进行有效的反抗。

  男人一手按着警官被反剪的双手的手腕,一手抓住了她的马尾辫。郑婕的脸向左侧着,右脸颊贴着桌面。弯曲的上使得上背后的下摆向上缩起,出一片光滑的背部的肌肤,显得极为。

  祈三道:“郑警官,现在你是我的俘虏。我问你什么,你就老老实实地回答,轮不到你来问我。说!警方究竟对kf集团了解了多少?”

  郑婕冷哼道:“不知道!”

  祈三右膝一曲,顶在了郑婕的双腿之间。警官上最柔弱的部位遭到袭击,不禁发出了一声呻吟,被绳索捆绑住的体一阵搐。男人腾出原本拽着郑婕的辫子的手,用手指在她出的体肌肤上滑动着。

  祈三冷笑着道:“你说不说?”

  受辱的警官并没有屈服,道:“不知道!”

  祈三依然冷笑着,这使郑婕觉到对方在审讯她时轻松到甚至是不在乎的心态。虽然一直进行着危险的工作,但这还是她第一次被歹徒们抓起来审问,可常识和直觉告诉她,如果歹徒们可能从被擒的警嘴中得到最重要的情报,无不慎重从事,绝不应该如此地随意。

  男人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大,原本就短的t恤的下摆在祈三的动作下被向上掠起,原本郑婕只是出一片肌肤,现在出的则是一截完整的纤。从未被男人碰过的体,现在却被歹徒肆意地猥亵着,极度的羞,使得警官发出了低沉的呻吟声。

  祈三道:“郑警官虽然是干警察这一行的,可长得还秀气的。兄弟们最近都有些闷得发慌,本想找个的玩sm,可是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你碰巧知道警方所掌握的kf集团的信息,要是不说出来,可就被怪我们不客气了。”

  郑婕极力抑住内心的恐惧,道:“你们休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祈三道:“是么?兄弟们,看来要开工了!”

  几个歹徒们一拥而上,数双魔手抓住了警官的手脚。转眼间,她那奋力挣扎的体已被完全拽到了桌子上。郑婕被男人们摆成了仰卧的姿势,依旧被反绑着的双臂被在下,平坦的腹部和的肚脐袒在了先前被向上掠起的t恤和牛仔之间。警官的凉鞋已被除去,纤巧的双脚被绑在了桌角下的桌腿上,使她的双腿微曲着分向两侧。

  眼看着锐的警官被绑着形成了这样一个无法反抗的屈辱的姿势,男人们无不出了邪的诡笑。虽然从标准的审美观点看,郑婕的肌肤还不够白皙,材也略显得瘦小了一些,但她的长相、她的份,却足以成为sm的最佳对象。

  祈三的声音中充了挑逗和嘲,但说的话却还是很正经:“郑警官,我们想知道的,只是警方对kf集团了解了多少。让我们知道这些,应该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

  郑婕看到男人的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且不说作为一个刑警,她绝不能透警方的情报,她更察觉到祈三的目的并不只是简单地从她嘴里得到这些消息,直觉告诉她,即使她把所有的情况都说出来,男人们也不会放过她的。

  “别做梦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啪”的一声,皮鞭落在了警官的体上,深红的t恤顿时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出了里面的体。这一鞭打得很重,烛黄的肌肤上暴起了一道醒目的鞭痕。郑婕为警方的金牌卧底,无论是意志还是毅力都可谓出众,但此时仍然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啊…”第一鞭的余威未尽,第二鞭落下。皮鞭打在郑婕上的“啪”“啪”声和她的呻吟声杂在了一起。只是短短的十秒钟,五鞭一过,原本还能保持着安定的警官此时已是不断地息着,脯起伏不止,她的上更是被皮鞭打得破烂不堪,不蔽体,上大半都在了男人的眼中。

  男人们盯着她出的部位,目中充了邪的光芒。祈三一把抓住了郑婕上残存的布料,向外撕扯着。警官再度发出了低沉的呻吟,不是因而痛苦,而是因为羞。很快,她的t恤就完全被男人从上剥了下来。

  “呃…”警官半着,上就只剩下了白的罩。她材瘦弱,双算不上非常丰,却也呈十分尖的锥形,形状的程度配在她的上显得恰到好处。祈三毫不客气地将手伸向了她的背后,郑婕把头转向了另一侧,目光无所适从地落在了墙边的那柄漆黑的斧头上。

  为一名刑警,她听说过各种各样的传闻,知道即使是一些最锐的警官,也曾经被歹徒们凌辱qj过。但她仍然到恐惧,她还年轻,她不想就此受辱,可直到落入了歹徒们的手中,她才体会到了面对这一刻的到来却又失去了反抗能力的悲哀。

  “啊…”低吟声中,罩背后的搭扣被解开了,上最后的遮掩被男人一把扯去,郑婕那拔而结实的峰就这样暴了出来。警官息着,赤的体由于极度的羞而微微地抖动着,峰尖端那两颗娇小的头更是随之震颤不已。

  祈三的手指在郑婕的峰上划动着,指尖反复地拭过她的尖,看着她扭转着头、不敢正视男人们的羞愤的反应,发出了一阵诡异的笑声。显然,警官虽然是金牌卧底,可她还太年轻,她的过去太顺利、经历也仍显单调,既缺乏处于困境时该如何应对的经验,更缺乏方面的经验。

  “你现在还说不说?不要怪我没给你机会。”

  “有什么手段就使出来吧!”

  祈三知道,以刑警的格,要完全从神上征服她是不可能的,但从现在的情况看,这无疑会是一场令人兴奋的蹂躏,也会是一场非常成功的蹂躏,每一个男人都会从中得到足够的乐趣,更何况他本来就不在乎究竟能否从她的嘴中拷问到那些信息。

  他的手指顺着郑婕的沟向下滑去,直越过了她的肚脐,落在了牛仔的搭扣上。搭扣被解开了,但郑婕赤的双脚被分开捆绑着,要想将牛仔剥下来并不容易。不过祈三早有准备,他接过手下递来的剪刀,开始剪警官的子。

  “住手…”

  警官扭动着部,想要挣扎,但两个歹徒走上前来,按住了她那轻柔的双肩。很快,牛仔就分成了几块破布,离了郑婕那修长的双腿。一声轻响,连最后的内也被祈三扯去,转瞬间,为金牌卧底的郑婕已是一丝不挂地全着呈现在了歹徒们的眼中。

  祈三的手指拨开了她那稀疏的,进入了她的部,道:“果然是个处。”

  郑婕道:“杀了我吧…”

  祈三嘲讽道:“郑警官,你放心,也就只是一个晚上而已,过了今晚,你还会是威风凛凛的郑警官。金牌卧底,l省的锐刑警,还不至于连一晚上的苦也受不了吧。”

  从理智上,郑婕当然明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得道理,可当警官的贞洁即将被一群歹徒暴地玷污之时,她却仍忍不住产生了毋宁死得清白的冲动。可现在,她虽空有一出众的手,上被五花大绑,双脚也被捆绑着,肩部又被人按住,是生是死,是辱是,完全在对方的掌控之中,哪有选择死的机会?

  祈三的双手在警官的体上猥亵地摸了一阵,又收了回去。也许是qj即将开始了吧,警官想着,竭力地强迫自己的心态恢复平静。但当她略一转回原本偏转到一侧的脸庞,目光所及之处,双目中的恐惧更甚。

  “怎么样?郑警官,今晚你要是不说出来,就得陪我们好好玩玩。”

  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枝点燃的蜡烛,已移到了警官的体的上方。原本按住她双肩的两个歹徒放开了她,但郑婕知道这是无从躲避的,于是偏转着头,紧要着牙关,却依然一言不发。只见祈三的手一斜,直立的蜡烛便斜了过来,原本被烧融后沿着烛淌的蜡油,则在重力的作用下呈一个垂下的滴。

  “啊…”男人们只听见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烧融的蜡油滴落在了她那柔弱的肩头,在光滑细腻的肌肤上绽放出了一朵红花。郑婕那被捆绑住的赤的体剧烈地搐了起来。由于被捆绑的警官只有一双脚踝被牢牢地固定在桌子上,她的上还有足够的活动空间,因而绝望的挣扎就显得尤其剧烈。

  祈三的手臂轻轻地移动着,变换着蜡烛的方位。第二滴蜡油滴落在了郑婕那尖的左峰上,第三滴落入了她的沟,第四滴落在了她的腹部上,第五滴落在了她的大腿内侧…“啊…啊…啊…啊…”警官呻吟着,肌肤上滚烫的灼烧所造成的痛苦不断地从她那的体的各个部位传来。她的体不断地翻滚,她的部不断地扭动。众歹徒只看到她时而转向左侧,时而转向右方,每次都竭力地增大扭动幅度,以至于连赤的部都完全被两边的男人一览无余,上更因此遭到了蜡油的侵蚀。这剧烈的挣扎已不是要挣捆绑的绳索,而是想宣自的痛楚。

  “郑警官,说不说?”

  “不知道…啊…啊…啊…”男人们笑着,欣赏着被捆绑的警官在残忍的折磨下无助地挣扎的刺场面。不知过了多久,祈三才移开了手中的蜡烛。郑婕才渐渐地平复了下来,侧着一丝不挂的体,尖的峰在剧烈的息下起伏着。

  警官那原本光滑细腻的肌肤上已到处都是干涸的蜡油,她侧转着,背对着祈三,刚经受了蹂躏的体微微颤抖着。祈三顺便用手拍了拍她的部。郑婕的本能地收缩了起来,只是由于一双赤脚被固定着,无法躲避。

  祈三笑道:“哈哈哈…郑警官不愧是刑警中的英人物,忍受这些酷刑自然不在话下。不过既然你那么坚贞不屈,那我们可总得一招招使出来,等办法都用完了,那也只好放郑警官走人了。”

  说着,他已爬到了桌子上,大的躯在了郑婕一丝不挂的体上,伸手解着自己的带。郑婕依旧侧着脸庞,避开男人的目光。极度的恐惧、羞和愤怒,使她那灵秀的双目已微微润,但她竭力地忍住泪水,以维持为一个锐的刑警的尊严。

  壮的生殖器已从裆中现出,呈现立的姿态,在周围的歹徒们一片兴奋的叫声中,顶向了警官上最隐秘的部位。双脚被绳索绑在了桌子的两角上,一双长腿被分开成了很大的一个角度,郑婕无论如何扭动着部,都无法避开。

  “啊…”凄厉的呻吟声中,男人的生殖器如利剑般向处的部直而入。大力的进冲破了狭窄的道,无情地穿透了警官的处膜。祈三直起了上,双手拽着郑婕那双拔而充弹的峰,享受着极佳的手,随着脑神经的兴奋,下全力地前后动起来。

  “啊…啊…啊…啊…”郑婕呻吟着,赤的体随着男人生殖器的而动,她似乎到从未有过的柔弱无助,即使是在卧底工作中扮演文静的弱子也未曾产生过这样的觉。qj所带来的痛苦几乎使她产生了无法抵抗的想法,但清醒的头脑、坚强的意志却强迫她忍住招供的冲动。

  郑婕只觉得天底下没有比这更令人悲哀的事情了,处的贞洁被无情地剥夺,为锐的刑警,却被歹徒擒住qj,尊严也几乎丧失殆尽。更可怕的是,警官知道这也许只是一个开始,房里的每一个歹徒,恐怕都不会放过凌辱她的机会。

  在男人猛烈的冲击下,在彻底的绝望中,郑婕那被捆绑着的体如同一片风中飘零的落叶,不断地颤抖着,摆动着。伴随着警官的痛苦,祈三却愈发到兴奋,生殖器被狭窄的道紧紧包裹着带来了倒的快,使他的动作则变得更快。

  “哦…”随着祈三的一声足的长叹,剧烈的动作骤然减缓。入了警官的体内,郑婕只觉得一灼热的体爆发在了自己的体内,并未退去的疼痛和被歹徒qj的辱,使得她那赤的体依旧微颤着。

  祈三出了自己的生殖器,道:“既是处,又是个刑警,玩起来觉到底不一样。好了,现在轮到你们来一下了。给你们三个小时,随便怎么玩,只要别把她玩死了。另外,如果她招了,就放过她。”

  祈三的手下们就等着祈三的这一句话。一得到命令,众人呼着一拥而上,好几双手一起摸向了郑婕的体。祈三冷笑着,将自己的子拉上,宛若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走向了门外。

  捆绑在警官脚踝上的绳索已经被解开了,她趁着这个机会试图进行抵抗。但郑婕刚刚遭到了qj,在挣扎中体力消耗了大半,一双赤脚也不足以造成有效的伤害,歹徒们很轻松就制服了来自她的双腿的攻击。

  “砰”的一声,房门被离开的祈三重重地关上。一个歹徒从背后拽着郑婕被反剪的双臂,另两个人则抓着她的赤脚,一丝不挂的警官被抬离了桌面,凌空扭动着苗条的体,却无法躲避男人生殖器的强行进入…第二章

  黑夜之中,宽大的马路上已无人迹,一辆警车波澜不惊地飞驶而过,既没有警灯,也没有警笛。在驾驶座上的,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子,车辆本的特殊,昭示着她的份。

  一个急刹车,警车停在了一个小区的门口,昏暗的路灯灯光之下,另一个看上去年长一两岁的子拉开车门,进入车内,在了她的边。随即,马达再度发动,警车又一驶而去。

  在警车上的,虽然只是两个子而已,但此刻的这辆车,却是让s市的任何人都不敢轻视的车辆。因为这两个子,是s市刑侦支队的队长和副队长,令s市歹徒闻风丧胆的王安莉和程真。

  刚上车,王安莉说道:“今天正好碰上你加班,否则值班的人骤然收到这封信,现在一定是手忙脚的。”

  程真道:“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我加班,才会发生这样的事。说是有重要的情报要告诉我们,但又叫上周副市长和杜总,你说等待我们的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好的还是坏的?”

  王安莉道:“没错,这事是有备而来的。拉上杜总的目的,一种可能是为了来个对质,可再拉上向来是向着杜总的周副市长,那么这种可能就变得相当小了。所以,我猜这一定是一个对我们不利的局面。”

  程真道:“话虽如此,但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们需要面对是怎样一种状况,现在我是一点也猜不出来。”

  王安莉道:“不管怎么样,这总是我们需要面对的。kf集团贩毒的证据,我们早晚会拿到手。对了,你联系过郑婕了么?说不定她有消息。”

  程真摇了摇头,道:“联系不到她。今天是周末,也许她是别有安排吧。”

  王安莉的心中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但这种觉只是在心中一闪而过。此时,警车已转向了一条大道,这是s市最繁华的一条街道,因而即使是在深夜,两侧的霓虹灯依然闪烁不止,路边灯火通明,马路上也有不少人三三两两地行走着。

  警车再向前开了一段,转向了一幢的大厦边上的车道。富丽堂皇的门口,fy酒店的招牌在灯光下闪着诡异的光芒。酒店的门口仍有服务员站着,他引导着警车停向了一个临时停车点。

  王安莉和程真从警车上走下,进入了酒店的旋转门。大厅中供来客休息的沙发上,两个人站起,了上来。

  其中一个瘦个的中年人道:“王队长,程副队长,你们到了。杜总和我先到了一步。”

  程真淡淡地道:“已经这么晚了,还要劳繁周副市长,实在是过意不去。”

  这个瘦个就是s市的副市长周利明。他大约五十多岁,穿着西装,戴着领带,一眼望去,颇有几分威严。站在他边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商人,同样是西装笔,但和周利明比起来,却显得更为儒雅,只是那闪烁不定的眼神,令刑侦支队的支队长和刑警副队长到几分厌恶。

  周利明道:“哪里哪里。这是公事,对警方的工作有很大的帮助。既然对方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举手之劳,自当前来。今夜我也没什么别的事,倒是杜总…筵席还未结束,就匆匆离场…”

  杜总接口道:“周副市长、王队长和程副队长可都是s市举足轻重的人物,能被人把我的名字一起并列于其上,那也是杜福来的荣幸。”

  由于王安莉和程真锁定kf集团也有一阵了,杜福来不是第一次和警方打道,但真正和这两个人见面还是第一次。说完话,他微微眯起了眼,打量着眼前两个令s市歹徒望而生畏的中豪杰。

  程真留着一头披肩的长发,鹅蛋形的脸庞上透着一文静的秀气,显得沉稳而睿智,看倒不像是个厉害的刑警队长。她肌肤胜雪,材挑,上穿着蓝紫的中袖t恤,下是浅灰的西装,脚蹬棕黄的皮鞋,让人觉得是个大家闺秀,象极了在外企办公的白领。

  王安莉和程真一样,同样是超过一米七的,也同样是晶莹如玉的肤。她留着一头乌黑亮丽的短发,五官端秀。和程真的文静不同,她的脸庞略带棱角,于俊美中透着十分英气,令人不敢b视,一副浅边框的低度数眼镜后,一双秀目中闪着锐利的目光。

  她穿着粉的短袖t恤和及膝的蓝白牛仔裙,出的手臂和小腿勾勒出的优美曲线中都隐含着力。刑警队长的一双赤脚上套着浅棕的休闲鞋,纤细的脚踝和出大半的脚背都十分白皙。

  两个刑警队长还年轻,杜福来查过她们的资料,王安莉二十七岁,程真二十六岁。由于天气炎热,两人都穿着夏装,凸现出几分材的美妙,拔的房,纤巧的,虽然不能将优美的曲线看个真切,却令杜福来平添了几分遐想。

  王安莉道:“杜总这么想,可真让我和程副队长不敢当啊。不过既然大家都到了,我们还是赶快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给我们留下了什么重要的情报。”

  杜福来道:“对!周副市长和两位队长的时间都很宝贵,我们还是快去看看。”

  王安莉看到杜福来这样的反应,愈发断定不会有好的结果。但她还是面不改地走向了酒店的前台。

  “小姐,我们都得到来自贵酒店的1307房间的客人请人代传的一封信。让我们到贵酒店来找他,他说让我们到前台即可。”

  酒店的服务员答道:“1307房间,嗯。住这房间的先生今晚有事不在。他说过,如果有两位先生和两位小姐到来,并询问找他的事,就把房门的钥匙卡给你们,请你们上去。”

  王安莉和程真对视了一眼,问道:“这样不太妥当吧。他真的不在么?”

  服务员一边递上钥匙卡,一边答道:“据他说他一整夜都有事,不能回来。我们当时还觉得这样不妥,但他执意要求如此,这也没有办法。”

  王安莉点了点头,接过钥匙卡,道:“谢谢。”

  四人一起步入了电梯。在电梯升向十三楼的过程中,本是识的周利明和杜福来有说有笑,显得十分轻松。王安莉和程真两人则都是一脸的冷静,一言不发,心中对即将遭遇的状况却也捉摸不透。

  电梯在十三楼停下,四个人步出了电梯。王安莉拿着钥匙,走在了最前面,程真则紧跟着她。杜福来的一双目光时而落在刑警队长那双的小腿和纤细的脚踝上,时而又看着刑警刑警副队长那紧的西装包裹着的浑圆的部。

  走到1307房间的门前,王安莉扭头向后看了一眼,随即将钥匙卡入。房门应声而开,她刚把钥匙卡入了电源开关槽,随着灯光的亮起,沿着进入房间的那条短而狭窄的走道,就看见了边两只被分开的纤秀的赤脚,十个脚趾整齐而巧。

  随后进来的程真也看到了,两个刑警队长都加快了脚步,走进了房内,周利明看到两人的反应显得有些惑,只有杜福来似乎早有预料一般,显得悠然自得。

  映入眼帘的是两条修长的大腿,纤细的,一对尖的房,最后是一张清秀俏丽的脸庞。两个刑警队长同时认出,这个赤的年轻子竟然是警方的金牌卧底,警官郑婕。

  郑婕一丝不挂地全着躺在上,双目紧闭,上被绳索五花大绑,一双足则被分开绑在了一木的两端。警官那烛黄的体上到处都是干涸的蜡油和蹂躏所留下的青紫的淤痕,被分开的一双大腿内侧是干涸的,显然已被qj过很多次了。

  即使是经历过各种场面的王安莉和程真,也没有想到竟会遭遇到如此的状况,两人更不知道郑婕的份是如何被识破的,又是怎么被擒、遭到的蹂躏和qj。

  周利明和杜福来也随即进入了房内。程真连忙一把抓过边上的单,罩在了郑婕的上。但只要看到程真的动作和郑婕那没被遮掩住的肩头和赤脚,谁都知道上的人是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王安莉和程真已顾不得周利明和杜福来,俯将手伸到单下,去解郑婕上的捆绑。由于进来时看到她赤的双有节奏的起伏,两个刑警队长都知道郑婕没有生命危险。

  对面的桌上有一张写着字的纸,王安莉和程真显然由于突然看到赤的郑婕而无暇顾及。此刻,杜福来走到桌边,伸手取过,拿到眼前。纸上的内容他是再清楚不过的了,他的目光侧向了两个刑警队长。

  程真的t恤较短,一弯就出了一片雪白的背部肌肤。王安莉的t恤一样短,杜福来可以肯定,她的体也出来了,可她处于的另一端,男人看不到她的背面。

  周利明道:“纸上写着什么?”

  杜福来将纸递给了周利明。听到了这边的话语,王安莉向程真作了个手势,也走了过来,和周利明一起看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杜总,从来没人敢对黑斧帮拒保护费。别以为你请了l省的金牌卧底郑婕警官伪装成你的秘书,我们就不敢动你了。现在就让你看看郑警官的下场。”

  杜福来冷冷地道:“王队长,什么黑斧帮我不关心,我只想知道,金牌卧底郑婕警官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希望听到你的解释。”

  周利明的脸也沉了下来:“王队长,程副队长,我说过很多次,杜总是正派的商人,你们凭什么怀疑他?这件事情,我一定要找张局长好好谈谈。”

  王安莉道:“我们只是秉公行事…”

  周利明打断她的话道:“你看到了,黑斧帮在威胁杜总,放着黑斧帮你们不采取行动,派郑警官伪装成杜总的秘书是什么意思?我倒真希望警方是想让她来对付黑斧帮!”

  杜福来道:“对不起,我还有事,告辞了。”

  说完,他一脸怒气,转就走。

  “你们两个是刑侦支队的队长和副队长,这件事你们好好想想清楚。”周利明扔下了这句话,连忙赶出去追杜福来。

  程真道:“黑斧帮和杜福来勾结起来演的一出戏,这家伙真是太狡猾了。郑警官不知怎么,竟然落入了黑斧帮的魔掌,我打个电话把她送到医院里去。”

  王安莉道:“这次让郑警官受苦了,真想不到他们是怎么识破她的份的。我去酒店前台查查这间房房客的份证号码。不管杜福来多么狡猾,我们一定要将他绳之以法。”

  程真的脸上不免现出了几分担忧,道:“杜福来今天就是做戏给周副市长看的,有周副市长撑,我们继续查下去会遇到很大的阻力…”

  王安莉道:“没关系,既然杜福来和黑斧帮已勾结在了一起,我们就从黑斧帮入手。虽然黑斧帮素来神秘,但我不信我们就连一点线索都抓不到!”

  ***

  周的黄昏,s市人涌动。在休息的最后时刻,人们带着疲惫,纷纷踏上归路。一个地痞模样的小贩,带着一脸诡笑,走到了马路边,才把摊子摆开,突然从人丛中看到了一张英秀的脸庞,脸上顿时就变了颜。

  只见他转就跑,连刚铺下的摊子也顾不得了。顿时,悠闲的人群中多了一个急奔的影,所及之处多了几分混。人们纷纷躲避着,扬起了一阵埋怨声。

  他也不管周围的状况,如丧家之犬般飞速狂奔,跑到了路口,他迅速转向右侧,向前再进十数米,又转进了一条偏僻的胡同。胡同内的冷清和外面的大道不可同而语,在夏的黄昏中留下了一片宁静。

  他一闯进胡同,面就撞上了两个人。

  其中一人问道:“怎么这么快?拉到了什么生意?要什么证?”

  小贩半句话也答不上,拉着这两个人就跑。这两个人见他如此惊慌失措,虽然不愿意,却也象征地陪他快走了几步。

  一人继续问道:“出了什么大事了?被人盯上了?”

  小贩边跑边答道:“快跑吧!是个厉害的警察,被抓到就完蛋了!”

  那两人一听是警察,不免也有几分惊慌,三人前后一齐向胡同深处跑去。这三人显然对这一带十分悉,一直到胡同的末端的左侧,现出一堵破碎了一个的墙,三人钻过了,显然已进了另一条胡同。

  这三个人本是地痞氓,曾被人拉入一个黑帮内混过一阵,不料才进入不久,什么好处好事都还没撞上,这个黑帮的首脑人物就被警方抓获,他们也就树倒猢狲散,现在以伪造贩卖各种证件为生。

  那个在外摆摊拉生意的小贩,由于和警方的铁碗人物打过几次道,因此对警察最为惧怕。事实上,象他们这般勾当,本算不上什么大事。另两人虽然明知这一点,但一想到一个颇有势力的帮会也会在瞬间被消灭于无形,不禁对警察也心生惧意。

  现在三人进入了另一条胡同,顿时恐慌的心情已消除大半。向前再跑了几步,那个小贩扭头向后看了一眼,见没人追来,方觉安心。三人放慢脚步,向前走去。

  不料才在这条胡同里转了弯,面就看见一个英气b人的子,道:“小郭,看见我你跑什么?”

  “啊哟!”

  那个小贩一见来人,反就又开跑。那子则立即迈步向前要追。另两个人则未免觉得同伙有些大惊小怪了,他们见来人材挑,穿着粉的t恤和及膝的蓝白牛仔裙,英秀的脸庞上戴着一副浅边框的眼镜,虽然可以到她的英气b人和几分威严的气质,但毕竟是个年轻的人。

  这两人虽然怕警察,但看到来的只是个刑警,想想再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倒也并没有放在心上,想想自己也算从小就为生,是混迹已久的人物,和别人打斗冲突,胆子不可谓不小,现在自己的同伴见了一个警就怕成这样,倒显得有些杯弓蛇影了。但他们哪里知道,来的是s市刑侦支队的支队长王安莉。

  “你干什么?”

  两人也不犹豫,吆喝了一声挡在了王安莉的面前,同时伸手作出了推搡的动作。不料眼前这个容貌端秀的刑警只是双手轻轻勾住推来的手臂轻轻一带,这两人就站立不稳,踉跄着向两侧摔倒。

  刑警队长的出手只是一瞬间的事,在这过程中,她的步伐并没有停顿,几步间已赶到了那个叫小郭的小贩的后,一把抓住了他的左臂,他那奔跑的去势即刻受阻。

  “救我啊…”小郭一声怪叫,两个倒地的地痞也站了起来,只觉得刚才那一摔莫名奇妙,不服地冲了上前,挥拳向王安莉背后砸去。不料王安莉形微微一侧,闪过一人的一拳,反手一击打在他的肩头,他当即又向后摔倒。另一人的拳头还未及打到,就和侧的刑警队长打了个照面,只见王安莉左腿微抬,已一脚踢在了他的膝关节上,顿时将对方踢倒在地。

  小郭借着这个机会,拼命想要挣王安莉的钳制,但拽着他手臂的那只手显得有力而坚定,他的全依然保持着向前奔跑的势态,但就是这条手臂挣不。

  王安莉在一眨眼间就打倒了攻向她背后的两个人,再转回,手上全力一拉,小郭本就重心不正,被她拉扯着后背撞到了墙上。他还想反抗,不料只见刑警队长一抬腿,已一脚顶在了自己的颈部,哪里还敢动弹。

  刑警队长端庄的脸庞显得刚毅而冷静,由于右脚顶住小郭咽喉的姿势,使她的右腿笔直地向上方抬起,牛仔裙的裙摆摆也掠起,两条白玉般的大腿几乎完全了出来,展现了健美的曲线。她今天穿的是黑的皮鞋,依然赤着脚,在鞋口外的脚踝白皙细巧。

  这个画面着实不失,如果能找准角度,要窥探刑警队长的裙下光亦非难事。但三个地痞氓在转瞬间被王安莉轻易地制服,领教了她的厉害,此时不管是认得她的还是不认得她的,都无不用敬畏的眼神看着她,哪里还敢有其他的想法。

  王安莉道:“逃得不慢嘛,是不是又干了什么亏心事了?”

  小郭哆嗦着道:“没有没有,自从上次把吴老虎带到程副队长那里,就再也没干过亏心事。”

  王安莉道:“上次你是帮警方的忙,可不是干亏心事。不过这次看你慌张的神态,就知道我没找错人!”

  “王队长,你先别这样…”

  小郭又哆嗦了一下,费劲地摆出一个笑脸,却分明带着苦味,伸手想去挪开王安莉顶在自己喉口的脚。王安莉见他手臂抬起,当即迅速地玉腿一摆,蹬在了对方的手腕上。

  “啊哟!”

  小郭只觉得手腕一痛,连忙不敢再动。刑警队长的腿随即又转回原位,穿着皮鞋的脚又顶在了小郭的脖子上。整个动作的过程中,她的左腿和上纹丝不动,如峙山岳。单只是这一点,这三个地痞见过的形形的人等中,就没一个能办得到。

  王安莉道:“你也别怕,你干的那些买卖,还轮不到我来管。只要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其他的事情我不过问。”

  小郭敬畏地点了点头。

  王安莉道:“最近有没有人向你买过伪造的份证?”

  小郭道:“份证?最近一个星期好像一共有三个人买过份证。”

  王安莉道:“你还记不记得这三个人的情况?”

  小郭道:“两个好像是从h省来的无业人员,想要个份证能在s市混下去,还有一个…他没有告诉我他的情况。”

  王安莉的秀眉一挑,道:“买份证多少是有理由的,难道你就什么都没有问么?”

  小郭道:“我当时问了,他说他是买来给朋友用的。奇怪的是别人都要s市的份证,他却要了一张d市的。”

  听到这里,王安莉形一动,已迅捷地收回了修长的玉腿,道:“看来没错。小郭,今天你得跟我走一趟了,我需要知道更详细的情况。”

  本楼字节数:12702

  总字节数:111972

 
【完】


  

栏目: 现代激情 
阅读次数: 983
© 2018 爱萝莉 - 亚洲最强在线美女视频站-成人在线视频首选,淘你喜欢! 管理员邮箱:3295319197@qq.com